1号站娱乐

您的当前位置 >> 首页 >> 讲座沙龙
通知公告
学院新闻
友情链接

国际法学院“国际法大讲堂”英文系列讲座第28期:缔约自由和制度限制:国际组织对条约法与组织法前沿问题的造法变迁

发布人:国际法学院新闻中心           发布时间:2019-06-30        点击量:

2019年6月27日下午,国际法学院“国际法学讲座”英语系列讲座第28期——“承包自由与制度限制:国际组织对条约法和组织法前沿问题的修改”中国讲座政治科学与法律大学学院路校区研究楼B205会议室举行。本次讲座特别邀请了荷兰阿姆斯特丹大学国际法副教授CatherineBrölmann作为主旨发言人。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副院长朱丽江教授担任主持人。兰学副教授,国际法学院副教授,唐亚博士,刘秉玉博士及一些博士和研究生参加了讲座。

C7A15229225CB26EA8F2023C018_2F3CF347_178E2.png

本讲座的重点是过去十年中国际法领域出现的现象。——在国际组织中制定法律的简化和有效的过程。 Brölmann副教授首先介绍了国际组织集中化的一些相关问题。在权力下放的国际法体系中,传统上将国际义务解释为基于国家的同意,这体现了条约文书在国际法律关系中的重要性。在国际组织的范围内,可以找到国际立法机制同意的要素。国际组织的立法机制经历了制定或修订条约的传统过程,即条约约束表明愿意受到限制,改变“多数规则”。 Brölmann副教授将其描述为“从集中(或横向)立法到垂直化立法”。但是,Brölmann副教授指出,不同国际组织的垂直立法背景或空间也存在差异。在联合国大会上,条约可作为该决议的附件,并在“三分之二多数”规则下通过;在安全理事会,可以通过非外交成功的条约提案作为一项决议,并对所有会员国具有约束力;例如,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快速立法没有捷径可走,这完全取决于各国的份额。

F07934EF9A1BE98F93AE8BA2098_72B400FA_12968.png

Brölmann副教授还介绍了推动快速立法的国际因素。第一,国际社会的共同愿望。例如,在上个世纪,地球的两个层面都存在臭氧空洞,引起了广泛的恐慌,促进了1987年的成功签署《1号站平台破坏臭氧层物质管制议定书》。因此,当国际社会有共同的需求时,很容易建立一个新的快速立法体系。二是市场经济的需要。例如,国际铁路运输组织如《国际铁路货物运送公约》和《国际铁路货物联合运输协定》,由于市场环境正在迅速变化,成员国需要对组织的立法过程作出快速反应,因此立法是有效的。

接下来,Brölmann副教授指出了本讲座主题的核心问题。由于国际组织本身是以同意的条约体系为基础的,可以公平地说,国际组织的立法是在条约法和国际组织法的切入点上运作的,这引起了法律和政治问题:国际组织主要适用条约。法律仍然是国际组织法吗? Brölmann副教授分享了她熟悉的欧盟实践并与他们讨论过。当安理会决议与欧盟条约发生冲突时,欧洲法院拒绝就安理会的决议发表评论,并通过了“应以欧盟法为依据”的法律作为自己的法律。

3F0333A46A410230CE9F29D5655_12EA72D5_13411.png

最后,Brölmann副教授提出了一些深刻的问题需要讨论和反思。——多边合作中决策速度和效率考虑的重要性如何?国际立法在多大程度上可以脱离单一国家的初步同意? Brölmann副教授说,每个国家根据不同的国情有不同的答案。欢迎大家交流和讨论。

在Brölmann副教授,Lan副教授,Tang Ya博士,朱卓君大师和刘一鸣教授的讲授后,他们就讲座的内容提出了相关问题。 Brölmann副教授逐一回答了这些问题。最后,中国政法大学国际法学院副院长朱丽江教授作了简要总结,并对布罗曼副教授在师生的热烈掌声中取得圆满成功表示衷心的感谢。

5C673CE8DFDC4C6D87E1F67950B_68E5212B_11BA0.png

1号站娱乐 Copyright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 学校方位
学院路校区:北京市海淀区西土城路25号 邮编:100088
昌平校区:北京市昌平区府学路27号 邮编:102249